<optgroup id="jtbfr"></optgroup>

    1. <span id="jtbfr"><output id="jtbfr"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
      
      <legend id="jtbfr"></legend>
      <track id="jtbfr"><em id="jtbfr"></em></track><track id="jtbfr"></track>
      <optgroup id="jtbfr"><li id="jtbfr"><source id="jtbfr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
      首頁 > 洛陽資訊 > 今日洛陽

      龍門石窟:瑰寶大放異彩 洛陽享譽世界

      日期:2019-08-06   來源:洛陽日報

        山壁嶄巖斷復連,清流澄澈俯伊川。

        洛陽城南的龍門石窟是這座千年古都的文化地標,曾被時代風云變幻所裹挾,也見證了新中國的不斷強大。國家孱弱時,龍門石窟珍貴文物被列強瓜分,佛首佛身天各一方;如今,龍門石窟成為世界文化遺產,海內外游客如潮。70年的時光,對千年石窟來說不過短短一瞬,但中國偉大歷史變革的進程給她帶來的是勃勃生機。

        搶救記:

        盧舍那大佛同巖體分離,中央領導批準修復

        每逢節假日,龍門石窟景區里都游人如織,人們驚嘆于石像精美的造型,卻很少有人了解她所經歷過的浩劫。

        20世紀30年代,美國文物販子普艾倫來到龍門石窟,賓陽中洞里巨大的帝后禮佛圖吸引了他。之后幾年時間里,外國文物販子勾結盜匪,將帝后禮佛圖及賓陽南洞獅子像、萬佛洞獅子像、看經寺羅漢頭像等珍貴文物盜走。

        “新中國成立以前,龍門石窟是沒有保護可言的。”龍門石窟研究專家張乃翥說。

       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龍門石窟終于迎來了屬于自己的春天。龍門石窟研究院研究員楊超杰介紹,1953年龍門石窟文物保管所成立,政府派專人保護石窟,同時禁止在石窟附近采石燒石灰,這些珍貴的文化遺產得到了初步保護。

        1966年,“造反派”準備大舉沖擊龍門石窟,龍門石窟保管所的工作人員馬上向洛陽市委匯報,在市委負責同志的指揮下,洛陽農業機械學院(現河南科技大學)、洛一高的學生趕到現場,有效阻止了破壞行動,龍門石窟沒有受到太大影響。

        除了確保文物不遭受破壞,龍門石窟的科研人員還進行了搶救性修復。“這項工作是從1971年開始的,主要針對可能崩塌的洞窟進行治理,保護巖體穩定性。”龍門石窟研究院保護中心副主任高東亮介紹,當時包括奉先寺在內的不少洞窟出現變形,盧舍那大佛甚至和身后的巖體有了分離。

        然而,對于年輕的共和國來說,技術力量相對薄弱,想要完成如此復雜的石窟加固保護工程并不簡單。“這次修復計劃是由中央領導批準的,云集了國內眾多專家和工程技術人員。”高東亮說,當時,主要采用的修復手段是灌漿、砌石加固、錨桿支撐等,這也為龍門石窟日后的保護工作打下了堅實的技術基礎。

        保護記:

        攀峭壁勘洞窟做試驗,解決世界性難題

        隨著改革開放的到來,中國發展駛入了快車道,龍門石窟的保護工作也掀開新篇章。“雖然在20世紀70年代做了一些搶救性工作,但我們面對的保護狀況不容樂觀,甚至可以說是世界性難題。”高東亮介紹。

        為什么是世界性難題?這還要從龍門石窟的巖體說起。

        20萬年前,地質運動將寒武紀時形成的碳酸鹽巖“拱”成了龍門山,碳酸鹽巖是一種生物或化學沉積巖,就是大家所說的石灰巖。它的質地細膩,相對柔軟,尤其適宜雕刻細節,這也是龍門石窟不使用泥塑就能形成萬千形態的重要原因之一。然而,碳酸鹽巖很容易被流水侵蝕,防水就成了龍門石窟保護工作的重中之重。國內的云岡、麥積山等石窟大多為砂巖,它是陸地環境中形成的碎屑沉積巖,并不怎么怕水。西方石質文物的材質主要是大理石,因此沒有太多可借鑒的經驗。

        迎難而上,這是龍門人的信條,也是共和國的精氣神兒。

        1987年,龍門石窟開始了綜合治理工程,潛溪寺、古陽洞、萬佛洞區域的滲漏水防治是其中的重點。保護人員勇攀懸崖峭壁,踏勘了各個洞窟,尤其是在下雨天逐個排查滲漏水點。經過反復試驗,從眾多材料中選定環氧樹脂等材料對縫隙進行填充,取得了不錯效果。

        “這一時期還有一項工作影響重大,那就是景區棧道、臺階、圍墻等基礎設施的修建。”高東亮說,20世紀80年代,隨著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,更多人開始喜歡走出家門瞧一瞧,旅游業逐漸蓬勃發展。但是龍門石窟的不少像龕開鑿在懸崖之上,游客們只能仰觀,不能近距離一睹芳容。年齡大點的洛陽市民可能記得,當時的奉先寺前可沒有今天雄偉的大臺階,而是“之”字形的小臺階。

        隨著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,千年龍門石窟開始向更多人展示她的絕世風采。

        科研記:

        洞窟實現全方位無線監控,文化藝術寶庫與世界共享

        去年4月,世界古都論壇開幕前夕,《龍門石窟考古報告:東山擂鼓臺區》首發儀式在洛陽博物館舉行。龍門石窟研究院的科研人員為此付出了13年心血,但他們心中有些許遺憾——這部考古報告的重要指導者、中國考古界泰斗宿白先生在當年2月逝世,宿先生生前的一大愿望就是中國能出一部完整的石窟寺考古報告。

        作為文化藝術寶庫,科研工作是龍門石窟管理工作永遠的主題,只有繁榮昌盛的祖國才能為科研工作奠定堅實基礎。時間回到20世紀20年代,當時的中國積貧積弱,開展龍門石窟研究的主要限于日本的伊東、關野貞、常盤大定,歐洲的魯勃蘭斯·蘭格、阿斯瓦德·西蘭等人,中國學者沒有太多精力關注龍門石窟。

       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起初,龍門石窟的管理工作主要是確保文物安全,其間雖然有閻文儒、宿白等大家開展了一些科研工作,但主要限于專題性研究,缺乏全面細致的了解和研究。

        “我是1988年來到單位的,龍門石窟的基礎性材料整理也是在20世紀80年代、90年代達到高潮。”楊超杰介紹,所謂基礎性工作包括洞窟編號和斷代、碑刻題記文字錄入、造像攝影記錄等,這些工作看起來簡單枯燥,其實非常耗費人力財力,如果沒有這些資料,日后的深入研究就無從談起。

        1999年,龍門石窟入選世界文化遺產。進入21世紀,隨著國家對外開放程度不斷提高,龍門石窟的科研工作也越來越有國際視野。龍門石窟研究院副院長陳建平介紹,當時的國際合作主要有兩項:一項是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一起對龍門的地質、水文條件進行調查,建立了一套較為先進的環境監測系統;另一項是同意大利合作的文物保護修復培訓項目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龍門石窟的遺址發掘工作也正式開始。“在此之前,我國還沒有開展過系統的石窟寺發掘工作,因此宿白先生非常關注,雖然當時他已經80多歲高齡,還是經常來到考古現場指導工作。”龍門石窟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路偉說。經過長達13年的發掘、整理,《龍門石窟考古報告:東山擂鼓臺區》終于在去年出版,填補了我國考古界一大空白。

        隨著我國科技不斷發展,現在科研工作者只需坐在電腦前,就可以通過無線信號實時獲取各個洞窟的溫度、濕度、震動、游客量等數據。“我們有大約80%的洞窟完成了3D數字掃描,獲得了詳盡的數字檔案,這些資料將為海內外學者進行研究和文創產品開發提供素材,龍門石窟作為我市重要的文化名片,也幫助洛陽享譽世界。”龍門石窟研究院負責人說。

        青山對峙,伊水悠悠。佇立了千年的盧舍那大佛注視著這片土地的滄桑巨變,也將見證古都洛陽更加輝煌的明天!

      關于我們  |  免責聲明

      版權所有:洛陽市政府 2013 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網站聯系電話:(0379)63220026  地址:河南省洛陽市黨政辦公大樓1804

      建議使用1366*768分辨率,IE7及以上版本瀏覽器  網站維護:洛陽市人民政府信息中心  技術支持:洛陽聯恒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網站標識碼:4103000021   豫ICP備05002314號   豫公網安備41031102000180號  | 訪問量:

      久久爱在线播放视频